首页 美文美图 > 正文

中国画的艺术精神与审美特征

2020-11-21 20:06:34 包头资讯网

生动的魅力是中国画创作的最高原则,是中国画艺术精神的集中体现,也是判断绘画审美境界的价值标准,一幅画是否美,美的内容,美的境界都很高,取决于它是否生动,它的魅力在多大程度上生动,到何种境界,在这方面,生动的魅力是判断、理解和把握中国画艺术精神和审美特征的关键。

郭传章黄山宋云

在生动的魅力中,它体现了中国画艺术精神的两个特征。首先,它生动地表现了中国画艺术精神对自然的充分依赖。绘画中的生动魅力与自然有着密切的联系。从其意义上看,虽然生动地引入魅力是指一种人与人之间的身份认同,即人物的性格和性格,但后来主要是指自然中的动力和魅力,包括自然对象中存在的魅力和画家主体精神中的魅力。

古人很早就认识到中国画对自然的依赖。例如,汉代的蔡勇说:丈夫画源于自然,自然立,阴阳生,阴阳不生。唐朝的王炜也认为绘画是自然造成的。他说:在丈夫的绘画方式中,水墨是最高的,自然的本质是创作的。在清代,沈宗谦认为画家和自然有着相同的光环。画家的绘画和创作都遵循着同样的规则。绘画虽然有一门艺术,但它有着与天地相同的造物主。重要的是要知道,在天地,在天地,在自然,在人,在精神,在人,在生命的无限中,在无限之外,但在光环之外,所以上帝已经改变了。

聂燕峰晚唱渔船

因此,他认为画家的绘画过程与自然的过程是一致的:例如,在年底,当下一个像春天,一切都有发生的形象;中间像夏天,一切都是茂盛的;上层像秋天和冬天,一切都有趋同的形象。不时地,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自然开放,接近成年,绘画开始和结束是为了成为一场游戏,他说。

不但绘画是肇于自然,像书法、诗歌之类比较抽象的艺术形式也同样与自然紧密相连,在这方面古代书论、诗论可谓汗牛充栋。当代美学家宗白华将中国古代美学理想分为装饰美和自然美两个范畴,认为自六朝时期开始,自然美的审美趣味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诗人们从自然中发现和寻找美,导致了山水诗的产生。他说:“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山水虚灵化了,也情致化了。陶渊明、谢灵运这般人的山水诗那样的好,是由于他们对于自然有那一股新鲜发现时身入化境、浓酣忘我的趣味。”

关山月《秋溪放筏》

诗书画这些中国艺术的主要形式都是肇于自然,与自然同其造化,而气韵生动则鲜明地体现了它们的艺术精神与审美特质。当代著名学者徐复观指出,由“气韵生动”一语,可以穷究中国艺术精神的底蕴极致。

其次,气韵生动表现了画家主体精神在艺术创作中的重要地位与作用,这是中国画艺术精神的又一个特质。中国古代绘画,尤其是在进入文人画阶段之后,都是在气韵生动原则主导下进行的,其特征就是强调画家的主体精神表现。画家通过对自然的观照与贯想,摄取自然客体的气韵,将其化为主体的气韵,即画家自身的“气”和“意”,然后在作画时,是意在笔先,将画家的主体精神表现出来。这时画作中所表现出的,首先是画家的主体精神,当然它也符合自然对象的客体精神,因为二者在画家身上已经合为一体了。

何海霞《霞照波心锦里山》

绘画如此,书法、诗文等亦然。书圣王羲之曾说:“夫欲书者,先干研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先,然后作字。”这就是说,书法也是作者“意”的表现,也要做到意在笔先。书法表现对象是抽象的汉字,不像绘画毕竟以山水或人物为依托,然而书法所表现出的艺术风格也是千姿百态,所达到的效果也是气韵生动,如王羲之的清秀妍美、潇洒超逸,颜真卿的浑厚强劲、大气磅礴,张旭的纵逸飞动、狂放不羁等等。书法作为一门艺术,也是书法家主体精神的表现,这些不同的艺术风格,都是与作者的品格和气质紧密相连的。

黎雄才 《抚仙湖所见》

在诗歌艺术中,作者主体精神表现得更为突出,中国诗歌的最深厚传统是“诗言志”与“诗缘情”。三国时期的曹丕就明确提出“文以气为主”,这里的“气”,应该是指作者自身的气韵。明代画家恽向说:“诗文以意为主,而气附之,惟画亦云。”这里的“意”和“气”虽然含义有所不同,但指的都是作者的主体意识和精神。以上这些都说明,诗、书、画这些中国艺术形式都非常强调作者主体的“意”,强调要听从作者“内在的声音”。强调作者主体精神的表现,是中国绘画、书法、诗歌艺术的悠久而宝贵的传统,而宋元以降诗书画合为一体,更使中国绘画艺术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魅力。

张大千 《灵岩山色图》 设色纸本 镜心 65×149 cm

上述中国绘画艺术精神的两个特质的产生不是偶然的,它们是中国传统哲学和思维方式在艺术上的表现。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是天人合一,就是认为人与自然连为一体,密不可分;主张主体融入客体,客体融入主体,泯除一切主客差别,从而达到个人与宇宙不二的状态。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五章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强调人的一切活动都应当遵从和依赖自然的规则,并且达到自然而然的本真状态。对于艺术活动来说,当然也不例外,艺术家所有的创作灵感和创作冲动都应当来自自然的启示,包括艺术家自身的气韵也应当来自自然的气韵,与自然的气韵合为一体。显而易见,中国绘画艺术精神中依赖自然的特质就是来自独特的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宗白华说:中国艺术意境的形成,是与道家、佛禅哲学分不开的,意境实与道境禅境相通。尤其是老子哲学美学对中国文人及书画艺术的影响巨大而深远。

黄幻吾《瘦西湖春意》

总之,气韵生动是中国画艺术精神的集中体现,也是判断绘画的审美境界的价值标准。追求气韵生动之美的境界,是中国画艺术的非常悠久而又极富生命力的优秀传统。传承和弘扬这一优秀传统,对于繁荣和发展中国当代绘画艺术,创造无愧于我们伟大时代的绘画精品杰作,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好消息!内江张大千纪念馆也获得了国家荣誉称号!

下一篇:最后一页